Rickettsia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出自金庸先生的《书剑恩仇录》: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释义一个人太聪明智慧便会对自己有损伤,过于沉迷和执着的感情不会持续长久,过于突出的人势必会受到屈辱,君子应该如玉一般的温润沉稳,含蓄坚毅,不张扬,却自显价值。

第四天

好困 生气

你不管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但这个自由请建立在不要给别人添麻烦的基础上。谢谢

第二天

啊 平时老找我说话的小姐姐今天没有找我,说不上怎样吧,或许是腾讯赢了(?)。那个什么玩意的巨轮确实是太引人在意了。
怎么讲。我这几年的确是该说时懒得呢,还是不愿意呢,还是抑郁呢。对什么事都只是看似很温柔吧,然而我也不是个什么温柔的人。或许我只是羡慕那种态度吧。感觉这几年可以说是状态非常不好了。
心里有那么几个名字,只敢在心里说说,不敢说出口不敢写出来。仿佛那是梦吧,说不准真的等哪天,我自己也说不清那是不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好多事情都根本不愿意去想,不愿意给人解释,不愿意安慰别人,不愿意为别人付出耐心。我大概已经放弃做个“老好人”了吧。但不这么做我该做什么呢?不够圆滑,做不到能屈能伸,倔强,等等。十分的不满意,羡慕别人的同时也不愿意仿照他那样去改变自己。每天不停的在“发现自己的缺点”“发现别人的优点”。这大概是太过完美主义的弊端吧。不停地否认自己真的是太差劲了。不愿意努力改变的自己更是差劲。
懒?应该是这样吧,自己还不愿意承认。没自信?这的确是吧。或许那句真正会让自己泄气的话到现在还没说出口。既然要活着那还是让自己活的更好一点好吧。
人是应该忠于理想呢还是忠于现实呢。我还有理想么?人最纯粹的年纪应该也就是十几岁的时候吧。有活力,有热情。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能付出那么多,那种热情真的不可思议。我或许会让过去的自己觉得更加不可思议吧。
我最难过的或许不是你不喜欢我,最难过,最害怕的是将来某一天,我连曾经喜欢过你这件事都忘掉了。现在应征了我当初的想法。我还记得我喜欢过你,或许我现在还在喜欢你。但我现在好像变理性了,我真的是因为喜欢你么?这才可怕啊。。


我老的那天会信基督教呢还是信佛教呢?还是信财神爷?哈哈

就这么多吧,果然万事开头难,慢慢来慢慢来。

(十二点了,小姐姐是生气了呢,还是学习呢,大概是生气了吧,火苗又断了哈哈-。-)

这个消炎药感觉并不靠谱


Riddle

为了你 为了我们俩

现在也弹奏着声响

从一切开端就持续鸣响的延音

也想传达给你


不知何时迷失走调

最中央的乐音

寻寻觅觅仍散乱不成形

不能不慎重用心

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却陷在目不暇给瞬息万变的日常

不由迷惘

最初描绘的

天空色的相片

回想起来了

相隔许久再度转动了拨号轮盘呀

始终以歌诗以乐音拼缀

迢遥长久持续刻划下去

即便伤痕还会不断增加

也想知道那前方的景色

给明天的你 给明天的我们

为了传达而出弹奏鸣响着

未曾见过的任何人所创造的曲调

正震荡着这颗心胸


孤独一人的房间内

指尖撩动的乐音

或许没办法传到任何人的耳里

弹跃飞散的色彩

令一切焕然复新

将我们送往未知的场所

脚下一片黑暗

也只能持续迈步前进

但是蓦然回首

昨日的过往正辉耀照亮了光芒

始终以歌诗以乐音拼缀

倘若失去了声音

也要乘上从一切开端便持续鸣响的延音

为了你 为了我们俩

把浮现涌露的眼泪拭去

本该遥去朦胧的久远昨日

正震荡着这颗心胸


即使没有解答的迷宫

嘲笑着我与你

一样能跨越当下 因为双手正弹奏的

故事将引领我们

始终以歌诗以乐音拼缀

迢遥长久持续刻划下去

即便伤痕还会不断增加

也想知道那前方的景色

给明天的你 给明天的我们

为了传达而出弹奏鸣响着

未曾见过的何人所创造的曲调

正震荡着这颗心胸